P2P共享租车黑洞频现 创业潮受黑车产业链“污染”
本文摘要:  一个看上去完美的商业模式,一个身处风口的垂直范围,当创业人士们鱼贯而入之后,却非常可能发现一个短期内难以解决的巨大缺陷。  不过,各种重压之下,项目却得硬着头
一个看似完美的商业模式,一个身处风口的垂直领域,当创业者们鱼贯而入之后,却很可能发现一个短时间内难以解决的巨大瑕疵。

  一个看上去完美的商业模式,一个身处风口的垂直范围,当创业人士们鱼贯而入之后,却非常可能发现一个短期内难以解决的巨大缺陷。

  不过,各种重压之下,项目却得硬着头皮继续做下去,以时间换空间。在一定量上,点对点共享租车范围的创业就面临着如此的局面。

  刘军之前在一家网络大公司有过多年工作经历。在比较过多个加盟项目后,两年前加入一家共享租车公司成为合伙人。

  点对点租车2014年左右诞生了一批创业公司,较大的有宝驾租车、PP租车、友友租车、凹凸租车等等。它们的商业模式通常是,作为一个信息平台,将供给端闲置汽车的用户和需要端租客通过网络连接起来,并达成租车行为。共享经济崛起,且不像神州租车自有汽车的重资产,点对点租车也在一段时间内遭到了资金投入机构的追捧。

  刘军正是在那个时候入行。他自觉得可以飞速看清商业模式,甚至计算过,一家平台日订单达到多少,平台每月就可以有多少沉淀资金,整个商业模型非常明确,只须砸钱获得用户即可,“这个项目离钱非常近”。

  但运营一段时间之后,刘军意识到他们紧急低估了一个要紧变量的风险程度——丢车。

  “点对点这个模型里面有很大的问题就是风控问题,中国从盗车到抵押这一套产业链早就存在。近期两年,黑车产业链进一步升级,就是盗车、拆件、散卖。”刘军告诉小饭桌,不少点对点租车平台丢车率在千分之六左右,创业的一年多时间里,他们有几百辆车发生过风险。

  伴随2015年底滴滴快的合并,滴滴出行又在今年回收了Uber中国的品牌、数据等资产,过去几年中国人的出行方法被网络大大改变。

  然而,几家主流点对点共享租车公司到今天没获得突破性进展。因为丢车频繁发生,官司常常被媒体揭秘,点对点租车的公信力一度遭到挑战,筹资困难程度也不断增加。

  2015年11月,友友租车改名友友汽车使用,转型电动车分时出租;其他平台也也纷纷在风控方面不断寻求最好解决方法,并增加新能源车分时出租以减少风险。

  点对点共享租车的创业人士们还在继续鏖战。今天,大家就来看看为何这部分聪明人没办法阻止疯狂的盗车贼,进而打破了一个看上去完美的商业模式,影响了一波创业潮。

  猫鼠游戏

  “有几个地方,譬如重庆、河北霸州、天津武清,租出去的车被开到这部分地方你别想捞回来,基本上尸骨无存。”刘军告诉小饭桌,车在这里会在一夜之间被拆成散件变卖。

  他说,在一定量上,不是网络人太无能,而是中国的黑车产业链太发达,加之没好的社会征信体系,让点对点租车在风控上面临比传统租车行业更大的挑战。

  点对点租车平台经过几年探索其实在风控上面也形成了一套体系。

  第一个是原始风控,就是说租客来租车,你的驾照、身份证、手机号然要通过审核,对接征信系统,对接公安系统,再对接芝麻信用,会把租客信息的连贯性去审查。

  在比较早的时候,PP租车、宝驾租车、凹凸租车等几家公司就共享了一个黑名单库。这样一来,不好的分子在一个平台作案,其他地方就没法玩了,或者假如发现他在每一个平台租车信息不同,也是高风险。

  第二个是行为风控。假如这个人只选择夜里10点将来交接车,或者一上来直奔宝马、奥迪这种容易抵押的车型,也被觉得在行为上风险系数高。

  原始风控和行为风控剖析出来有问题,部分点对点租车公司会配首租首验,动用人工当面核实验证,“但即使是如此还是有一些车丢失。”刘军说。

  为了预防汽车丢失,通常租车平台会在车上安装1到2个GPS定位装置。车租出后往什么方向开,是否向高危方向开,上高速之后是以一个适当的速度还是以一个日夜兼程的速度往那个方向开,这部分都是要紧的风险维度。

  “城区行车速度超80公里/小时,郊区超130后都会自动报警,然后直接追人。”刘军说,传统汽车出租公司和犯罪集团斗智斗勇十年了,所想到的安保方法都有,包括出电子围栏报警,到某个高速口触发警报,或者到了什么地方断油、断电。

  但不少状况下,道高中一年级尺魔高中一年级丈。“淘宝的屏蔽仪,就是信号屏蔽器已经翻新了多少代了,你每出一个新的GPS就会有新的屏蔽仪出现。上了高速把屏蔽仪一放,所有信号全都没了,然后断电失联,只须大家这边有断电失联,消失在什么高速口立马就会有人出动,跟踪追车。”

  丢车之后,点对点租车平台第一要动用内勤团队,负责看监控,看每一辆车的行驶轨迹,探寻和确定车在什么地方。之后,就要交给外面追车的外勤团队,一旦车丢失,上了高速什么方向,外勤团队立马出动追车,但在上述那几个地方通常外勤团队追不回来。

  这肯定是一场猫鼠游戏。

  为了应付点对点租车企业的风控手段,盗车者也非常拼。他们会拿非常低廉的本钱雇一些所谓的“猪仔”,也就是这个人本身案底是干净的,所有些征信都没问题,或者说他是正常工作的人,由于种种缘由可能欠钱或者被借助。

  当验证和征信没问题,非常可能最后平台上的个人将车租给了他们,结果车一去不复返。而这种风险非常难用有效的前置办法来审核,需要在后端加入更重或者投入更大的本钱来弥补。

  以往,在盗车—抵押产业链上,车还可以被追回,还可以有处置的空间,一旦被拆成散件,这辆车就从大地上彻底消失了。

  两难选择

  刘军说,在公安机关配合下,一年多他们“抓”了十几个猪仔,但抓猪仔没用,“猪仔没钱,一屁股债。”

  一旦汽车确认丢失,点对点租车平台就需要要面对激动的用户了。怎么样应付用户?几家点对点租车企业的方案并不相同。

  他说,PP租车的方案是你的车丢了之后,平台给你垫租金,直接垫付一整年,一年之后再谈。

  “一年之后有两种状况,第一种状况我融到一笔非常大的钱,我把你的车按二手值残值评估直接赔了。第二种状况就是我没融到资,我公司都没了,那就别找我了,这是一种方案。”

  宝驾倾向于第二种方案。“大多数状况下,跟我没关系,这个模型中平台没任何法律漏洞,这个模型说白了,是用户把车借给他,我只不过提供一个信息平台,对你说这个地方有车而已。”

  所以,在各种贴吧、平台乃至新闻报道中,宝驾租车被爆出很多官司,激动的用户起诉并找媒体揭秘,一定量上影响了宝驾的美誉度。当然,并不可以容易和完全否定宝驾的选择,处置这件事是确实是一个两难。

  有一些平台使用的则是折中方案,譬如友友租车。据了解,车丢之后,平台每天算租金,算三个月,三个月之后如果还没有找到,就把车以某个残值评估价进行赔偿。

  这种方法相对比较有益于用户,对平台来讲却有风险。

  一般来讲,公安部门打击一个盗车窝点与团伙,都是三到六个月,半年打击一个窝点大概回来几辆车。这样一来,赔偿的数目会增加,占用的资金量也会比较大。

  点对点租车业务从根本上,面对是整个社会的征信体系或者说犯罪本钱低的挑战,当犯罪本钱非常低的状况下靠一家企业或者说几家企业其实短期非常难解决这个问题。

  除去征信体系,点对点租车包括用户还会面临一个重要的细则。汽车丢失后,用户或平台会报警,假如找到汽车下落会进行立案处置。

  但点对点模式下,警方和司法机关立案,大部分不会定性为盗抢,而是是经济诈骗。由于车的所有权并不是平台,而是归是个人,个人把车推广托管到平台上让人租走,看起来是盗抢,但事实上是是经济诈骗。

  而经济诈骗在警方办案的时候,由于跟诈骗金额有关,车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十几万,跟几千万的案子一定会靠后,所以立案和追查的过程也会比较慢。

  概要下来,点对点共享租车模式从整个模型上,加上风控和盗车损失后,刚开始的模型把这一块本钱算得太低。资金投入人后来也都了解了风控本钱,再去重新评估这个模型,资金投入的意愿也不像以前那样强烈了。

  进入这个范围的创业人士们需要面对的是,这个事情是继续坚持下去?还是转型避开其中的“黑洞”?黑车产业链虽然没影响点对点租车行业的格局与公司成败,但却一直如鲠在喉。

  2015年8月份左右,友友租车在点对点租汽车市场场还有着很好份额的时候,主动选择转型电动车分时出租,黑车产业链的高风控本钱也是考虑原因之一。

  “公司决定转型的时候,开了一天的会,大家的结论是宁做鸡头,不做凤尾。”友友汽车使用联合开创者李宇告诉小饭桌,电动车出租可以提供相对好的体验,同时风控本钱也更低。

  这是由于,第一电动车的偷盗还没形成产业链,其中非常重要的电池太大,困难变卖;第二国家不支持二手电动车流通,做汽车残值评估的机构一半对电动车评估是零残值,另外一半对电动车评估是10%残值;第三,电动车需要充电桩才能跑更远,没方法开出北京后跑出非常长距离。

  更要紧的,李宇觉得,新能源车得到了国家政策支持,而且大城市对于电动车的同意程度特别高,电动车不限号,不限行,平台通过合作获得汽车,可以保证更好的体验,“转型后,友友汽车使用的用户和单量上升都非常快,这是一个很有潜力的市场。”李宇告诉小饭桌。

  继续探索

  点对点租车所面对的“黑洞”在其他行业并不鲜见。可以说,创业人士们一方面要积极获得用户,提供好的商品体验,另一方面也要“黑白通吃”,去跟这个产业的黑暗面交际。

  买单侠是一家做蓝领分期的创业公司,核心业务是通过线下的手机店铺向蓝领工人提供购机的消费贷款。

  开创者胡丹告诉小饭桌,创业前半年的时候,因为在风控上还不够健全,坏账率其实比较高,需要面对专门进行欺诈的很多“坏人”。

  特别是蓝领有着几乎空白的社会征信体系,不好的分子用传统方法非常难筛选出来,这种欺诈的“黑洞”也非常大。

  不过半年多后,他们通过一张用户的图谱发现,好人一直独立的,但坏人是容易聚集的,相互之间在社交互联网上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胡丹说,通过一位坏人的社交互联网就可以辨别不少高风险的申请者,把这个数据模型配置到风控引擎中去,坏账率立刻大幅降低。

  “第一个坏人进去,可能会申请得逞,第二个进去会有风险提示,第三个进去就直接拉警报了。”他说,在这个过程中并没用到人行的征信报告和社保信息,但很有效。

  相比而言,点对点租车平台也在不断探寻有效的风控方法。一方面,与海量保险公司合作提供风险保障,另一方面也积极对接网络年代的信用平台和数据模型。不过,这个问题的解决仍然不是一朝一夕。

  奥创租车是一家共享出租的出行服务平台,不过并非点对点模式,而是将全国各地的传统汽车出租公司通过网络连接起来。奥创租车今年3月获得了1158万元人民币A轮筹资。

  开创者胡显河说,刚开始奥创租车也丢过车,但找回来了,付出的代价却非常大。做这个行业,他对哪些省是黑车产业链一条龙都非常了解。

  “这就像银行,不是你业务规模做多大,而是你的坏账率能否控制住。”胡显河表示,骗车在一定量上违法本钱为零,报案可能不受理,起诉走法院,程序非常长,他们都是专业诈骗团伙,实行的时候人早跑没影了。

  据业内人士表示,全国从事黑车产业链的人守旧估计上百万,河北、河南、天津、安徽、福建、辽宁……全国各地都有,有些一个村都是做这个的,从业者们不感觉是犯法,而是业务。

  到目前为止,点对点租车的几家主流公司仍在继续前行。有些公司选择了裁员,有些公司选择了转型,PP租车、凹凸租车也在去年底和今年上半年分别获得了新一轮筹资。

  这个行业的核心模式依旧值得继续实践,黑车产业链也只不过对行业察看的一个维度。

  伴随汽车与网络结合的日益紧密,社会征信体系的日益完善,更多革新风控方法的推行,在更远的一天,这个“黑洞”会被填平。但哪家公司会走到最后呢?

相关内容